• <tbody id="b3m49"><pre id="b3m49"></pre></tbody><span id="b3m49"></span>

  • 煤炭網首頁登陸投稿

    首頁作者中國煤炭報社網絡中心出品

    黑色系產品暴漲 行情還能走多遠?

    2016-04-21 13:55:00 鈔玉科
    這次上漲是過度下跌的報復性修正、對后期經濟向好的樂觀預期,以及季度性上漲、資本的炒作的共同影響所導致,筆者以為當前并非煤炭消費旺季,主要來自供給側的變化,要達到需求側明顯改觀還尚待時日。分析認為此次行情為筑底反彈,短期內市場企穩有望,期間可能會有反復,但煤炭價格大幅下跌的空間幾乎不存在。

        最低迷的時候,往往就是市場暴漲的前夜。就在人們還在對煤焦鋼市場擔憂的時候,3月份從鋼鐵起步、始于期貨行情的黑色系產業,從期貨、到股票、再到現貨市場迎來了久違的暴漲。 
        4月20日夜盤,大商所鄭商所所有黑色系主力合約再次上漲,其中鐵礦石漲5.3%、焦炭5%、焦煤3.8%、動力煤2.8%、螺紋鋼、熱卷更是分別大漲6%。黑色系再次領跑市場。 
        現貨市場與期貨市場共同起舞。繼一季度鋼材大幅上漲30%后。進入4月份鋼材市場并沒有出現回調,而是繼續高歌猛進。西本新干線鋼材指數4月21日收于3060元,比4月初大漲590元,與2014年11月7日的數據相同。目前多數鋼廠贏利達600元/噸以上。準一級焦價格也從620元上漲到了750元。近日山東能源、山西焦煤、冀中能源等煤炭企業相繼公布了精煤價格上調方案,幅度從10—20元/噸不等。 


    圖示:西本新干線鋼材價格走勢圖


        到底是什么因素,引發了這次市場的暴漲,我們不妨從以下幾個方面探討: 
        一是國民經濟良好開局超出預期,資本抄底有了底氣。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一季度我國經濟開局良好,國內生產總值158526億元,同比增長6.7%。GDP季度增速雖創下連續28個季度以來的最低增速,但整體好于市場預期。以2015年價格計算,今年一季度GDP增量為9851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22億元。投資、房地產開工、基本建設等數據都呈現出同比增長的態勢。而這對基礎能源和大宗產品的需求,將起到明顯的拉動作用。 
        二是黑色系產量下降明顯,改變了供求關系。統計局數據顯示,一季度2016年我國粗鋼產量19201萬噸,同比下降3.2%;生鐵產量16612萬噸,同比下降4.1%。全國原煤產量81127萬噸,同比下降5.3%。焦炭生產1.03億噸,同比減少8.9%。產量與價格按供給關系是負相關,產量越少供給不足,價格上升。近日,鋼鐵、煤炭“去產能”政策持續推進,主產地相繼出臺限產停產政策,春節期間高爐開工率有的地區不足60%、焦炭開工率多地在60—75%,市場供給情況倒置,大型鋼廠、大型煤企市場話語權得到了進一步提升,打破了過去三年來由需求方主導的“空頭”市場格局,供需結構在短期內由失衡逐步轉向平衡,甚至緊缺。首先引發了期貨市場的警覺,先知先覺的資本率先開啟了期貨、股票市場的上漲行情,燃起了投資者的熱情。 
        三是貨幣供應持續寬松,資本找到了價值洼地。按目前的一年期利率和CPI指數相比較,實質上我們這個時代已經是“負利率”時代。今年以來,央行已經兩次通過MLF操作向市場釋放中期流動性并下調MLF利率(中期借貸便利,簡稱MLF),這在業界被稱為變相雙降。除MLF外,逆回購也是常態化的流動性補充手段,央行會根據流動性狀況來選擇其操作規模。4月20日,央行在公開市場放量進行了25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持平于2.25%。這一利率水平已延續了5個多月。貨幣寬松,向市場注入流動性,充裕的資本總要找到突破口。這時,投向實體經濟可能并不能快速啟動市場,尋找價值洼地、尋找升值出路,資本市場總會走到前面。數據顯示,商品市場自2011年4月以來便開啟了本輪下跌,部分工業品的跌幅驚人,其中焦炭最大跌幅75%,螺紋鋼最大跌幅69%。經過近6年的深幅下跌,多數黑色系產品價格早已低于成本價,大宗商品陷入“深坑”的泥潭里。在人們對后市無比失望的時候,在資本人士看來,這恰恰才是真正的“價值洼地”,大量的資本在這里找到了升值的空間,拉開了黑色系上漲的序幕。 
        市場能走多遠,這才是人們普遍關心的問題。不妨從以下方面分析: 
        一是本次市場上漲,不排除有資金炒作的嫌疑。資本流動性充裕,資金寬松,拉動期貨、股票上漲比注入實體經濟升值要快的多。但快速上漲也積累了一定的風險,資本變現的日子也不會太久。預計5月份將有一次回調過程。 
        二是大量復產的增加,市場回落的概率加大。贏利增加,使得鋼廠復產的節奏在加快,據悉目前開工率已達到78%,而且后續復產還在增加。筆者所在河北南部的小洗煤廠紛紛開工,來詢價、問價的多了起來,市場供應量有望恢復。并且有鋼廠人士認為,這次鋼材暴漲,鋼材贏利空間打開,卻也把為生存掙扎的小鋼廠從生死線上拉了回來,設備還沒有銹蝕到不能生產的小鋼廠起死回生。鋼鐵去產能的時間可能要推遲,照目前產量計算,粗鋼產量有可能達到8.5—9億噸,那么如此以來,去產能可能要大打折扣。
        三是需求好轉,延伸到實體市場還需要時間。歷史經驗顯示,從宏觀政策傳導至價變動大約需要8個月的時滯,煤炭行業相對鋼鐵、建材運行表現出明顯的滯后性。但資金不足,使得煤炭企業為增加回款、清收陳欠可能要犧牲一定的漲價空間。事實上,幾十億的欠款其中的隱性成本比上調10元、20元的煤價可能更有實際意義。筆者以為,煤炭市場的底部正在波動性筑底,價格上調的趨勢雖已確立,但大幅走高還需要時間。 
        四是去產能程度,對今后的市場有明顯影響。煤炭能不能走好,需求是一個因素,但煤炭去產能的程度更是今后左右市場的主要因素。預計國家對煤炭去產能的力度不會減少,山西整合煤礦遲遲不能開工,將有利于市場穩定向上。 
        總體判斷:這次上漲是過度下跌的報復性修正、對后期經濟向好的樂觀預期,以及季度性上漲、資本的炒作的共同影響所導致,筆者以為當前并非煤炭消費旺季,主要來自供給側的變化,要達到需求側明顯改觀還尚待時日。分析認為此次行情為筑底反彈,短期內市場企穩有望,期間可能會有反復,但煤炭價格大幅下跌的空間幾乎不存在。 




    責任編輯:管理員

    作者其他文章:
    掃一掃關注中國煤炭網
    每天獲取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