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b3m49"><pre id="b3m49"></pre></tbody><span id="b3m49"></span>

  • 煤炭網首頁登陸投稿

    首頁作者中國煤炭報社網絡中心出品

    渤鋼集團猝死 煤炭重組應慎重

    2016-04-05 10:15:00 鈔玉科

        不是不明白,是這世界變的太快。

        昨天還頂著世界500強的光環,今天卻要陷入猝死的境地;昨天還在市場上風光無限,今天卻陷入2100億元的債務泥潭。時下渤海鋼鐵的倒下,不僅是鋼鐵業甚至是整個制造業資產重組破滅的典型案例,還有可能成“有型之手”強行推行政策性重組失敗的標桿事件。

        2010年7月同屬于天津市國資委主管的的天津鋼管、天鐵冶金(地處河北邯鄲涉縣)、天津鋼鐵及天津冶金4家國企組建渤鋼集團,靠四家企業加上天津市國資委“4+1”做加法橫空出世的渤海鋼鐵,瞬間成為國內甚至世界上大型企業集團。2014年及2015年連續入圍“世界500強”。不過僅過了兩年陽光燦爛的日子,被光環籠罩的這個靠政府拉郎配、靠行政意志組建的企業,因負債高達2100億元,于今年3月進入債務重組階段。

        那么,反思近年來的煤炭重組,同樣有以渤鋼集團方式組建的大型煤炭集團。我們不得不從中接受深刻的教訓:

        政府應改變在企業重組中的角色。多年來,部分地方政府強行推動企業重組,形成了龐大的集團企業,有的是把的業務相近、產業鏈關聯、市場互補的優勢企業組合在了一起,在市場上尚能夠形成核心競爭力。但更有甚者把一些業務無關聯、業績較差、資不抵債、產品無競爭力的企業強行組合在一起做大做強。結果是企業大了,卻強不起來,甚至好企業也被差的企業拖入了泥潭。所以我們看到了煤炭搞航空、鋼廠搞旅游、化工搞蔬菜等奇葩的組合。政府在推進煤炭建立企業集團同樣下足了功夫,在政府的督導下,一個個礦務局不復存在,一個個大集團應運而生。試問,有多少煤炭企業集團是靠做加法才闖進了世界500強?至于是不是強,可能誰都心中有數,就連地方政府自己也明白其中企業“虛胖”的成份有多大?!坝行沃帧边`背企業意向、政府行為違背市場規律才是導致企業重組失敗的重要原因。

        靠資產重組,靠市場手段才是重組的王道。有學者在對渤海鋼鐵的重組中分析中認為:是產品缺乏核心競爭力,沒有形成核心領導層,龐雜的組織結構,導致渤鋼集團在此前的生產經營和如今的債務重組中均“不可控”。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應該是企業管理的整合、企業文化的融合沒有到位。鋼鐵行業也有上海寶鋼重組韶鋼股份、江蘇沙鋼重組永興鋼鐵的成功這案例。但我們觀察到這種跨地區的重組并不是經政府為主導,而是企業自身發展的內在需求,不是行政手段的強行聯合,而是靠資本紐帶的自愿組合。是聚是散,靠企業自行承擔、是虧是贏,靠集團實力競爭。政府部門并不會象渤海渤海鋼鐵那樣在重組或者在破產再次重組中,陷入其中不可自拔,甚至背負“罵名”。只有靠企業自愿、靠資本紐帶、靠市場行為的重組才通能在競爭中強身健體,在打拼中立于不敗。

        企業在重組中應避免體系龐雜、管理層次復雜的“大企業病”。目前,煤炭企業的大型集團不斷增多,有的省份把全部煤炭企業整合為一、兩個大型集團、甚至跨煤炭行業整合了化工、電力、鹽礦、冶金等企業。但我們在實際運作中也發現,隨著集團的大型化,大企業病也越來越嚴重。大集團成立了多個部門,把所有權利和管理收到集團層次,人員大量增加、機構陡然龐大,程序變得繁瑣,有的為加蓋一個公章需要驅車千里、有時為了一個批文要來回跑總部多次,不僅浪費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辦事效率卻大大降低,甚至有時決策緩慢失去了市場機會。

        近日,筆者在包頭出差,居然在商場里看到了河北省石家莊君樂寶牛奶在商場暢銷。內蒙古可是中國最大的奶制品生產基地,也是奶制品行業競爭最為激烈的地區,一個外來品牌、非優質奶源地、一個曾被“三聚氰胺”事件抹上污點的奶制品企業,今天居然把產品賣到了中國最優秀的奶制品生產基地。這是一種本事,也是企業實力的最佳展現。在擺脫了當年因河北三鹿毒奶事件后,君樂寶從三鹿集團中脫離,在競爭中不僅沒有倒下,反而成為市場的佼佼者。這說明企業重組只靠簡簡單單的做大并不是靈丹妙藥。從渤海鋼鐵重組失敗的案例中中,我們煤炭企業重組也應該警醒。政府不是萬能的、行政手段有時是失靈的??空苿?、靠行政意志的“加法組合”并不能成為企業做大做強的途徑。企業重組要靠市場力量,達到資源配置的最大優化,發揮企業的最大優勢、達到資本的最佳融合。


    責任編輯:管理員

    作者其他文章:
    掃一掃關注中國煤炭網
    每天獲取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