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b3m49"><pre id="b3m49"></pre></tbody><span id="b3m49"></span>

  • 煤炭網首頁登陸投稿

    首頁作者中國煤炭報社網絡中心出品

    弱勢煤炭,市場的支點在哪里?

    2015-02-10 05:45:00 鈔玉科

    導語:二月春風似剪刀,但在煤炭的寒冬里,這剪刀也剪不斷、理不清煤炭市場紛亂的思緒。國家的救市效應正在弱化、市場的低迷遠未結束、期待的企穩似乎無望、經營的困難仍在加劇,市場的競爭明爭暗斗、聯合限產保價基礎脆弱、減人提效維穩難當……下至煤炭企業、上至煤炭行業再到政府層面,都困擾在當前的煤炭市場中。

       

    二月春風似剪刀,但在煤炭的寒冬里,這剪刀也剪不斷、理不清煤炭市場紛亂的思緒。國家的救市效應正在弱化、市場的低迷遠未結束、期待的企穩似乎無望、經營的困難仍在加劇,市場的競爭明爭暗斗、聯合限產保價基礎脆弱、減人提效維穩難當……下至煤炭企業、上至煤炭行業再到政府層面,都困擾在當前的煤炭市場中。

    環渤海動力煤5500大卡指數開局五連跌,秦皇島煤炭庫存大幅上升至800萬噸以上,龍頭煤企神華集團把70%的市場話語權歸還電力,部分地區煉焦煤價格下跌20—30元/噸或者增大優惠幅度……種種跡象表明,煤炭市場的冬天還地繼續,市場的春天還很遙遠。

    救市效應正在弱化。國家發改委召開十幾次有煤炭脫困專題會議,政府管理部門為某一個行業專門召開多次的專題會議,歷史上并不多見,也反映出高層對煤炭行業現狀重視。政府也出臺了很多配套措施,也讓一些企業得到了一絲的喘息機會。甚至有的企業天真的認為,有了國家政策,煤炭的寒冬即將結束。但我們不能不遺憾地看到,救市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我們不能否定,政策管理部門對煤炭市場穩定 起到的關鍵作用。但市場的決定作用,并不在管理部門。所以煤炭救市的政策效應正在衰竭或者弱化,再正常不過。煤炭企業長年積累的問題,積重難返。不是靠一時的政策能夠徹底擺脫困境。說到底靠政策救不了市場。任何保護措施在全球一體化的市場,終究無法改變市場的走向,靠資源優化配置,充分的競爭是市場不二的選擇。除了壟斷行業,其它那個行業都不例外。

    煤炭企業的成本與規模,決定企業的市場地位。煤炭仍然是集中度較低的行業之一,煉焦煤企業山西焦煤產量可占到國內市場的10%左右,而產量排名在第二、三位的企業,其國內占有量均在5%以下。加上進口煤的涌入,誰也難以左右行情、統領市場。煤炭企業要在市場中成為強者,不僅要有規模優勢還要有成本優勢。我們不要被大型煤企業進入世界500強而忘記了危機,是不是真正的強不是靠排名而是靠市場。近幾年,傳統意義的煤炭大型企業正在減少,更多的輕裝上陣、人工效率很高的礦井,在成本優勢上大勝一籌。傳統的國有大型煤炭企業恐怕要面對更大的市場危機。開采成本高、企業負擔重,社會責任大、地理位置偏、職工待遇低、就業環境差,根本無法與新型煤企抗衡。降價傷不起,不降價又失去了市場,寧舍價格不舍市場,最終還是丟掉了市場。因為不在同一個起跑線上,在慘烈競爭中,活下去就不容易,要想活得好,非得付出超乎尋常的代價。然而,這種代價不是所有的大型國有煤企能夠付得起。

    限產保價,解決不了市場的根本問題。十五家大型煤炭企業響應倡議,春節期間放假,以減少產量,保護市場價格。據分析春節期間停產7天,大約減產2000萬噸左右。目前,電廠庫存都在25天至30天之間,而且春節期間多數工業企業停產,電力企業、鋼鐵產量、化工企業對煤炭的需求會大幅下降,降低庫存則成為用煤企業的目標。減產2000萬噸,對穩定市場的功效肯定是正面和積極的,但也只能起到減緩或者延長市場穩定的時間。終究供過于求的現狀難以改變、終究市場競爭的格局還將繼續。而且從市場經歷上看,無論是家電聯盟、大陽能聯盟等等眾多想以聯盟形勢穩定市場的做法都是徒勞的。就連世界上最有影響的歐佩克都阻止不了油價下跌的趨勢。說到底,那只看不見的手,才是市場真正的主導。

    那么,弱勢煤炭,市場的支點究竟在哪里?

    一是國家層面,要為煤炭企業的退出機制出臺政策,而不是保護落后。一個企業虧損20多億,你給它注入30多億,它能夠從此煥發青春?除了市場發生根本性的改變,否則活錢也變成了死錢。政府層面,更多的出臺行業政策、行業指導,為國有老企業找出更多的退出機制,而不是保護落后。當然,落后不一定是設備落后、產品落后,更多的管理體制的落后、運行機制的落后。這一點值得思考。

    二是充分競爭,優勝劣汰,才會改變供求狀態。目前的煤炭市場,是參與全球競爭,不要以為企業在內陸不受市場的影響,可能你的下游企業受到國際價格的影響,讓你失去市場。這個供應鏈很長。企業必須有全球定位的高度。認清競爭對手、掌握價格底線、優化產品品質,有時候還要有率先降價的帶頭作用,勇敢地面對市場。市場不相信眼淚,也不同情弱者,順應市場、適應市場是市場的叢林法則。我們最終會看到,沒有競爭力的弱勢企業會在競爭中淘汰出局。但行業爭奪市場主導地位,將不再是靠政府拉郎配的組合,不是靠行政手段的強制撮合,而是以企業為主的自身行為來重組格局。大型企業集團(并非只是國有企業)以獲取更多、更好的優質的資源,才能實現煤炭的集約化生產,資產配置都得到最好的發揮。只有具備了成本優勢和規模優勢,煤企才能國際市場的上占有一席之地,也能夠在進口煤的壓力下實現突圍。

    三是充分利用煤炭的金融屬性,利用期貨市場減少損失。筆者在一些民營企業調研時發現,在談話中很多老板或者管理者,時不時地翻看一下期貨市場行情。而有的企業在更多是利用期貨行情套期保值,在現貨市場一路下跌的行情中,從期貨市場做多、做空、套保爭取了收益,甚至有的超過了產品銷售的收益。前不久,筆者到鄭商所調研時發現,煤炭企業參與期貨交易交易的少之又少。煤炭的下跌,誰也左右不了市場,但利用期貨市場增加收益、減少損失,不分所有制性質,每個企業都可以積極參與。煤炭企業必須從傳統的考核機制中解脫出來,采取各種方式或合作、或外包等方式,參與煉焦煤、動力煤、焦炭甚至鐵礦石等產品的期貨市場。

    四是國有煤企要從一股獨大的優越中,伏下身子,降低身價。多年來,煤炭國企形成了一種自身的優越。對外來資本一概拒絕,一股獨大。但市場的競爭,已經讓大型煤企傷不起,甚至失去生存和競爭的能力。近期國家出臺了放開民營資本進入國有企業的意見,甚至連中石油也在部分領域對民間資本開放,形成混合制企業。而我們煤企為什么只能在資本市場上鐵板定釘?因為傳統觀念束縛、因為放不下架子、因為天然的優越感,但這只能是束縛企業發展的桎梏。放開民間資本進入企業,只會增加企業的活力,應對市場的能力,激發員工的動力。國有煤企要放下身段、伏下身子,降低身份,最大限度地吸納了民營資本進入企業。以新的經煤炭混合所有制再造企業。

    降低是找死,不降價是等死。除了降價,我們還有很多的路子,我們需要的是在市場上找一種活法。一種有效的活法、一種組合的活法。

    責任編輯:管理員

    作者其他文章:
    掃一掃關注中國煤炭網
    每天獲取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