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b3m49"><pre id="b3m49"></pre></tbody><span id="b3m49"></span>

  • 首頁 > 經濟
    中國煤炭報2021年發行廣告

    煤炭行業如何應對減碳挑戰

    中國能源報 2021-08-18 14:24:15


    煤炭,是我國重要的基礎能源。在碳達峰、碳中和愿景目標下,加快能源安全新戰略實施、推進能源結構調整、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倒逼綠色低碳發展成為趨勢。煤炭產業如何直面挑戰?需要從四個方面進行審視。


    第一,煤炭做為兜底保障能源,其主體地位短時間難以改變。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愿景目標,煤炭消費提前達峰至關重要。從近5年的能源消費結構變化來看,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比率分別為62%、60.4%、59.2%、57.7%、56.8%,平均占比每年以1.3%的速度下降,按照此速度推算,2025年、2030年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比率可能分別降到50.3%、43.8%,即使下降速度再快一些,未來10年內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比率仍占據主體地位。從當前經濟發展對能源的需求來看,煤炭結構性供應緊張的情況時有發生,新能源當前布局增速及穩定性尚無法滿足我國經濟發展帶來的能源增量需求,煤炭仍將是重要的基礎能源。從國家能源政策看,2021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著力增強能源安全保障能力,夯實煤炭煤電兜底保障作用,這意味著短時間內煤炭作為安全保障能源的地位不會動搖。我國在2030年碳達峰之前,煤炭在能源消費結構中的相對量會不斷下降,絕對量將出現一個先小幅上升、再穩中略降的平臺期,煤炭仍將發揮穩定器和壓艙石的作用。


    第二,煤炭產能將很快達峰,之后將是存量煤炭產能的競爭和博弈。近年來,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推進,煤炭產能指標購買、置換等控制總量的有關產業政策已經全面落地,除特殊情況審批煤礦項目新增產能外,煤炭產能增長基本得到控制。在碳達峰愿景目標下,必將嚴控新增煤炭產能,預計未來3年將是全國產能布局調整期、產能結構優化期、在建煤礦產能集中釋放期,“十四五”后期煤炭產能可能達峰,再之后的平臺期及遞減期,煤炭產業將迎來存量產能的競爭和博弈。據此判斷,煤炭產能將出現先進產能替換落后產能、不安全產能、無效益產能的局面,煤炭企業將呈現大吃小、強并弱、區域整合、鏈條重組和自我退出等現象。煤炭企業通過加快技術創新、降低生產成本、推進綠色發展等舉措來提高抗風險能力將是必然趨勢。


    第三,加快突破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關鍵技術,大幅降低碳排放或實現無碳排放,是煤炭行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點。其一,煤炭企業要加快突破降耗提效技術,重點突破發電、冶煉等煤炭利用降耗提效關鍵技術。其二,煤炭企業要加快突破碳的全面捕集利用技術。加快大規模低成本碳捕集、封存、利用技術突破,將碳轉化為固體、液體可利用物質,徹底解決碳向空氣排放的問題,實現煤炭可持續利用、產業可持續發展。其三,煤炭企業要加快實現煤炭綠色開采。生產煤礦要全面建設綠色礦山,新建煤礦要從勘探、設計、建設、開采、閉坑等環節推進綠色開采,以提高資源回收率、開采節能降耗、伴生熱源利用等方面為著力點,推動煤炭產業綠色發展。


    第四,搶占高質量發展的制高點,是煤炭企業的核心競爭力。煤炭作為典型的能源型傳統產業,必須加快轉變發展方式、推進產業迭代升級、推動高質量發展,應對可能出現的競爭和沖擊。煤炭企業能否率先建成安全、高效、綠色、智能煤礦,決定了該煤炭企業能否在激烈的存量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其中,煤炭企業實現地質透明化、裝備高端化、作業少人化、操作平臺化、管理信息化、隊伍職業化、運營協同化,打造高度集約、多點協調的全新智能化開發、開采模式,是煤炭企業搶占高質量發展制高點的關鍵路徑。


    碳達峰、碳中和愿景目標勢必加速化石能源清潔化、清潔能源規?;?、終端消費電氣化、傳統產業智能化的演進,煤炭企業要站在國家戰略高度,立足產業及企業實際,辯證地看待形勢演變和挑戰,動態調整自身發展戰略,確保在大變局中構建新格局、實現新跨越。(作者:國家能源集團 李浩蕩)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